狭义上的“天才”是不存在的,被人们公认的天才都存在于广义条件下,因为在他们的本性里多了勤奋。

突然发现离自己在LOFTER上第一次发表文章已经过去五年了


从高二到现在


五年


还有两个月我就大学毕业了



我应该属于LOFTER比较早的一批用户


原本只是想在这里自说自话的


写写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和路过的风景


记下自己每天的心情


不需要担心在熟人面前抒情的尴尬


在这里我想表现出自己不加修饰和伪装的 真实的一面


但我的阅读障碍症愈发严重了


两三年前心里有话想说的时候我还能够写出一篇完整的抒情文


上了大学后我开始逐渐丧失了写短文和日记的能力


无奈我现在只能改用照片和配文来记录自己的生活



越长大才越明...

画不能停啊…

不会留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

“你就承认吧,你改变不了的。”
刚刚我的耳边又响起这样一句话。

没有了去年大学路上狂欢的啤酒和呀米将,今年的第一个零点是在此起彼伏的倒计时声中度过的。所有街上的人们好像都很兴奋,酒吧里的音乐让每个活着的细胞都跟着跳动。
我把自己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分成三份,一份给“设计”,一份给“似乎没有什么用的事情”,最后一份给我现在的女友SJP。

关于“设计”
大学里的时间似乎要比以前在家里的十七年快得多,虽然在小学和中学的教材里我经常会读到,并且在考试的时候也一直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但是对这句话真正有所体会,认为它并不是瞎扯淡却是在大学,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简而言之就是,当我终于放下心来开始认认...

Only when we fall in love will we know that's what love truly feels like; only when we've had various emotions will we know what our hearts belong to.

    大概一周前的一个晚上,JY在微信上约我第二天和她一起出去吃晚饭,正好上周我在家除了在帮老师做学校一个学院院徽的设计以外也没什么其他事情,再加上我们俩已经半年多没有见过面了,我回复她“好啊,那明天下午先去博源碰面吧”。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在博源的入口等了JY半天,无聊玩起了手机,后来我接到她的电话。

    “你在哪儿?”

    “我在博源门口这里啊,你到了吗?”...


你来电话了
啊不对
天怎么还没亮

当我发现自己能忍着不流露心中波浪滔天的情绪 不再把自己的感情像故事一样轻易地讲给每个人听 即使在深夜柔情泛滥 也不做作地回忆那些已经发生了的无用的过往
那一刻起 我就明白了 我还是我 不是两年前那个迷茫 不知所措的孩子
鸟的羽翼会愈渐丰满
人的心脏也会

最近上海的天气很舒服,我有点不想回家。

我还记得 那是2013年年初吧 在杂志上看到赵薇要拍她作为导演的处女作 是一个书的翻拍 书的名字叫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于是自己去买了这本书来看 知道了故事的女主角是一个名叫郑微的女孩子 男主角是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 建筑图纸上不能有一厘米差池的 陈孝正 后来四月电影上映了 我也终于有机会见到真实的 有生命的 书中那一群光鲜亮丽的人
玉面小飞龙
这个名字再也忘不掉了 郑微大概也和我一样
刚刚翻微博的时候才突然看到 杨子姗举办婚礼了 郑恺还能记得那年的他们
郑微结婚了 许开阳在祝福她
现在 我从高中生变成了书中的他们 当年的他们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幸福
大概
美好就是这样了吧

© _Evine丶 | Powered by LOFTER